Badcpurplete

梦想是学会拆机技术

哈哈哈我是没救了,看见勃兰兑斯写斯塔尔夫人和拿破仑,我就想到小红


“她每天都和大批有影响的人谈话,谈话是她最大的快乐。据报导拿破仑说,任何人在和她谈过话后对他的看法就差了一截。他派人去了解她到底想要什么,如果他把奈克(她的父亲)过去交给财政部代管、如今仍被错误扣留的二百万法郎发还给她,她是否会感到满意;她之回答说,这不是她想要什么,而是她怎么想的问题。”


前情:“拿破仑在意大利战役之后以征服者身份回到巴黎,这时他给斯塔尔夫人造成特别好的印象。她找一切机会接近他,感到既被他吸引又被他压倒。每当她设法引起他注意时,她这个通常滔滔不绝的人却仿佛给愣住说不出话来了。他的无法接近使他感到痛苦...

怎麽會背負罪

突然想起这个我很喜欢的Pharma X Ratchet的《幸而》里,“天生的配对,怎么会背负罪”,真的好虐啊……


我对药师的喜爱可能空降于“My beloved Ratchet”的那一刻,虽说,虽说爱情没有对错,但是在药师/救护车关系中救护车确实是那个漫不经心的、太过严苛无情的施虐者,而他又恰恰没有什么罪过——他只不过是不爱药师而已。仅仅是视为后继者的亲爱之意,或许对天才的欣赏之情,但是药师完全从另一种眼睛去看他。药师的堕落(救护车眼里)救护车未尝不会伤心,也许伤心地更深,更强烈,思考“为什么战争结束了这和平却如此迷昧?”,他唱着他最后的天鹅之歌滑落。这真的是谁都没有罪过,谁都挣扎在悲剧...

突然一个灵光/aura:

“知道为什么喷漆这么重要吗?”Starscream说,“因为它就像人类的口红,白痴!”

随意打开一袋薯片,低头一看:

Megachips

好嘛,这是在催我赶快写文呀


#今日迷妹幻视


今日幻视:“名师通天晓”

仔细看描述还真的有点像Minimus诶!(

只是如今还是想不通为什么Ultra Magnus要翻译成“通天晓”,所谓《变形金刚》的翻译都很修仙的说法诚不欺我。。。君不见,现在我一看到道教小词典中的“元始天尊”一条,都要心里一颤

我我我我好喜欢霸霸!Creepy,Pychopath,老威的风流孽债


和璇玑湖一样是风流孽债(

不过认真说的话,霸霸和Tarn完全是不当教育的受害者嘛,内心深处保不准还是个完全没长大的孩子,只能以极端的暴力、厚重的邪恶屏斥寻求,从这一点来说,他们和红蜘蛛比真的很可怜,从睁开眼之后,似乎就从未为自己活过。围绕着恨、围绕着扭曲的爱、围绕着病态的求引,所有的一切统统围绕着老威。而老威呢,居然毅然和小补子跑了(霸霸/Tarn视角)怎么可以这样!Papa!你想抛弃你的风流孽债这样跑调吗!我/我们不允许!——两个叛逆的、病态的、从未来得及长出健全人格的孩子在怒吼


(——不过从老威角度讲,我很...

09震荡波,大波波,第一眼看,就让我想起了。。。

这么温柔!

(莫不是全息投影也会是她【陷入思考

觉得小红如果拟人的话,08版《rent》里的Mimi跟他很神似耶(连名字都一样可爱!


然后Rogger的故事也迷之适用在汽车人威身上,自知时日无多,只为最后谱写一曲One song for glory,以为绝唱。不过不同的是这趟旅程间接是由小红的“激励”而启发的,不想让这个小混蛋来写自己的墓志铭而开始了赎罪之旅的老威,……好好好吃(!


他们两个果然面对对方的时候才是最好的自己吧,——在dysfunctional relationship的意义上。和小补与老威的关系不同。他们更像是一对健康的亲子/师友关系,而老威和小红的过去掺濩太多污秽和扭暗,一个淫暗秽败的灼苦漩涡,疼痛,却又与极乐...

突然觉得idw的界标/老威、G1小红/天火像是两段适成镜像的关系。有点微妙的神奇


……后来想想,是白月光和红玫瑰的故事罢,界标和天火是威红二人的白月光,威红彼此是现任的红玫瑰。可他们中间骀荡的不只是高涨不息的骚动,他们彼此野兽猎捕宛如漩涡,喧哗与骚动、震耳欲聋、天地可鉴、摇天动地。想想也taaaai可怕了(好吃!!

尘土里挣扎滚爬

其实我是不太吃小红是贵族/老威是贫苦矿工的战前二设啦……


我觉得小红和老威一样,战前都是在尘土里挣扎的塞博坦人,他们必须经过可怕的努力才达到今日。他们从尘土里挣扎滚爬,才有了Decepticons.他们翻滚过人间疾苦,也许匍匐过深处,然后某一刻在黑暗得无所凭依的一刻,是生命的光芒四射或危险诱惑,无助纠扯或抛开一切,听到召唤、睁开双眼,“我在观看和我在奔跑”,这样的美丽得可怕。。。(特别是在idw设定下


至于G1,太儿童美好风了哈哈,我觉得他们是纯粹混乱邪恶的虎子,战前的塞博坦也不存在贵族-贫民等等之类泾渭分明的天差地别,因G1美好的结构,我总觉得每个塞博坦人地位上都是平等的,然后在...

1 / 2

© Badcpurplete | Powered by LOFTER